果凍です

爬墙前留坑

主题:树洞,我觉得自己仿佛湾仔码头

小粉红的大家应该都知道标题是什么意思吧,我就不多做说明了。

其实也不是第一天发现这件事了,但看到他们旁若无人(我)地秀恩爱,一想到这两个曾经因为我而争得面红耳赤男人就这么在一起了,心里还是不舒坦。但毕竟两人没有公开,据我的观察,同时跟他们两个很熟的且猜到两人关系(还得到了他们的确认)的只有我,我也不好帮他们出柜,只能深夜跑到匿名区发一发牢骚罢了。

先打个预防针。这是一对(伪)情敌变情人的基佬的故事,部分内容涉及zzs,两边的人设都自带苏点,如果有人觉得我湖绿可以当小说看一看。

先这样,我去码字。

№0 ☆☆☆堂上山色浑如画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你属狗吗?

CP:李泽言x白起

标题即脑洞


======


李泽言喜欢在情事的时候留下各种痕迹。吮吸出来的、牙齿咬出来的、手指掐出来的,遍布身体各个部位。就差没拼出几个大字来宣示主权。

白起对此表示很困扰。他能理解情到浓时想在对方身上留下只属于自己痕迹的这种做法,毕竟他自己也经常一口咬在对方肩膀上,或是吃痛时在对方背上留下几条抓痕。但李泽言很过分的是,他往往会故意留在那些衣服遮不住且能让人第一眼就发现的地方。

比如,脖颈。

冬天还好。虽然身体素质好不怕冷的小白警官竟然穿起了高领毛衣,围起了围巾,或是立起了风衣的领子,但都是可以理解的。夏天就没那么容易糊弄过去了。...

论时间停止会不会影响风

无cp

记一次别开生面的学术讨论

lo主自我纠结很久了,这次大概是从科学角度讲了一下自己的理解吧

毕业很久的理科生,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以拉出来讨论


======


制作人坐在自己家隔壁的那间公寓里,有些不安地来回动着。她心神不宁地举了半天杯子,又恍恍惚惚地放在了茶几上。

一旁看似专心敲文档的许墨见状,不由得轻声笑了出来。他放下手中的笔电,按住了制作人又一次准备举起杯子的手,柔声问道:“制作人小姐,你到底在烦心什么,可以和我说说吗?”

制作人眼神飘乎了一下,犹犹豫豫地开口:“许墨,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当然,你要问什么问题,我都可以回答。”许墨见...

片段

CP:李泽言x白起


======


白起从警局出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停在大门口的那辆SUV。他见过那辆车很多次了,也知道那辆车的主人是谁,所以他没有好奇心,不动声色地绕开它继续走向自己的摩托。

车窗毫无预兆地开了,李泽言的脸出现的同时带出了一句“你的摩托车我让人骑到我家了。”

白起停下脚步,却仍背对李泽言:“你有我的车钥匙?”

“没有。但我联系了生产厂家重新配了一把。”李泽言回答地毫无罪恶感。

白起终于转过了身:“你知道的,没有摩托车我依然可以很快到家。”

“我知道。”李泽言点头,话锋一转,“你没看出来我在用你的车威胁你吗?”

白起眉尖紧锁,深吸一...

咖啡厅

恋与制作人x食之契约crossover

无cp

没什么内容的小脑洞

恋与只有李总出场了,食契也只有牛奶红茶那一圈贵乱出场(

没有后续

以上。


======


制作人最近经常去一家咖啡厅。

一家特别特殊的咖啡厅,名字叫“食之契约”。特殊的地方就在于,这里的服务生、咖啡师、甜点师、甚至是店长,都有各自的以食物名命名的代称。就比如恋语市恋语大学旁的这家分店,一进咖啡厅的大门,就可以看见穿梭在顾客间的穿着女仆装的服务生——她叫“牛奶”,和穿着lo裙的服务生——她叫“红茶”。

店长“提拉米苏”是不常出现在咖啡厅的。制作人在取材的时候有幸见过一次,是一个头发...

不能说的秘密


*CP:维鲁特x赛科尔
*BGM:《不能说的秘密》周杰伦
*现paro,年龄操作有,师生年下
*跳跃的时间线
*端午节练笔小游戏定的梗,画风和歌差了很远[扶额]
*结尾仓促,也许有高考后的车,如果我写得完的话

======

01
维鲁特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他暗恋他们班主任。
他盯着在讲台上手舞足蹈讲课的某人。
………………主要是因为说了比较丢人。

02
赛科尔也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他知道他们班长暗恋他,但是他只能当作没看到。
他清了清嗓子,注意到余光里的某人眨了眨眼将盯着他的目光移到黑板上,满意地继续讲了下去。
好学生还是专心学习吧玩什么恋爱游戏啊。
………………主要是因为没有挑明不好拒绝啊!!!

03
维鲁特很早就知道赛科尔...

*CP:维鲁特x赛科尔
*20170415茶话会梗
*一发极短的小段子

======

“男神!大哥!维鲁特!天哪你知道你今天说了什么吗?!”赛科尔觉得自己再憋下去可能会炸,一进宿舍门就忍不住爆发了出来。
“我说什么了吗?”维鲁特不紧不慢地脱着外套。
“你你你……”赛科尔被他噎得说不出口,在宿舍里连蹦带跳地转了几圈后似乎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说我武器和宠物塞哪儿?!!”
“哦——这个啊……”维鲁特了然地勾起了嘴角,语调上扬,“菊花里,不对吗?”
赛科尔听到这话猛地转身,正好看清了维鲁特唇边的笑。他于是微眯了眼,踱到那人面前,将他解着扣子的手拉开并塞上了自己的长短刺,一手延续着解扣子的动作一手拉着对方的领子靠近...

I


工藤新一从昏睡中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了,他躺在床上揉着眼睛回忆着课程安排,懊恼地发现他又翘了一节选修课。

楼下放了学的孩子们欢笑嬉戏的声音经过听觉的数倍放大传入他大脑皮层,就是被这个声音吵醒的,他皱着眉想,翻身下床洗漱。

视线所及的地方异常分明,就连墙上一丝细小的裂缝都能清晰可见。眨了眨眼,自行调整了一下感官,再睁眼时,他感觉正常了不少。

如你所见,工藤新一是一名哨兵。一年前正式觉醒,被送进塔里闭关训练了一年后,于今年被放出来,继续他普通人的生活。毕竟现在是和平年代,塔也不用训练他们哨兵打仗了不是吗,只要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感官就可以回家了。其实工藤新一三个月前就能...


与往常一样,他站在大厦的楼顶,对月举起手中的宝石。在月光照耀下耀耀生辉的宝石只是反射着照在它身上的光,别说中间可能存在的红宝石了,连一丝红光都不曾浮现。

“又不是它啊……”他长叹一口气,听到了楼梯处传来的匆忙的脚步声。于是他收起了面部失望的神情,挂上了绅士的面具,微笑地看着那个方向,等着那个被他视为宿敌的人的推门而入。

不出所料,天台门被撞开后露出的是那位侦探不被眼镜遮挡的面容。捣毁了黑衣组织后恢复真身没多久的名侦探似乎在忍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一样,左手紧紧地扒着门框,右手攥紧胸口的衣物,满脸是汗。

这幅模样的侦探怪盗君还是第一次见,惊得他有些手无足措,扑克脸裂了一地...

命题

·CP: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毫无意义的流水账

·新一生日快乐


*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卧室,正照在躺在床上的人的眼睛上。不满的翻了个身背对窗,下一秒恼人的闹铃就响了起来。跟着被设成闹铃的音乐在床上滚了两圈,然后猛地一下从床上坐起,伸长胳臂捞过手机把闹铃关了。按亮屏幕看看时间又挠挠头,下床洗漱。

工藤新一起床任务4/4,任务完成。

把牙刷含在嘴里进了厨房,放两片面包在面包机里烤着,从冰箱里拿出果酱,再把咖啡煮上,工藤新一想了想,把电视打开换到了新闻。没记错的话今天是基德预告偷宝石的日子。果然,电视上中...

1 / 2

© 果凍です | Powered by LOFTER